Banner
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内容
美丽的芜湖食堂承包阿姨
- 2019-04-02 -

“小丫头,你来啦!”一位芜湖食堂承包阿姨说道。

“嗯,阿姨早啊!”我微笑着。

清早,晨曦撒进屋内,眼前的一切镀上了一层亮光,早晨,去食堂吃饭。桂花香飘进了鼻翼,地上落了一层极薄的霜花,空气清新,身心惬意。

一进门拿鸡蛋时,就看到了那位阿姨,她向我微笑,打着招呼,我也冲她笑笑,说了句“阿姨早”而后拿碗打粥。透过橱窗,就看到阿姨在里头洗碗,手虽在水中,但不难看出,它们很干燥。手上一根根青筋凸起,浸在水中红得似乎要脱皮。她认真地洗着一个又一个碗,我问道“阿姨,你冷吗?”“不啊,这是热水。”她朴实地笑笑。而我触碰洗过的碗,却是铁的冰冷。

我循位而坐,凝视着芜湖食堂承包阿姨,认识许久,却不曾像这样,只知道每天中午和晚上,她都会站在倒饭处,看着我们把饭倒了。偶尔有人没吃完,她会督促把饭吃完。她戴着一个白色的布帽子,扎着一个低马尾,一站就是好久,却依然面带柔光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也曾听过有人说:吃不完还逼着我吃,又没浪费你家米,你家菜,管什么管,烦死了。但其实并非如此,她只是不想让我们浪费粮食,毕竟“粒粒皆辛苦”。有的时候,她会走近询问:“今天的菜好吃吗?”“好吃,阿姨,可是你做的?”“不是,是其他阿姨烧的。”她又笑着。还有一次,我们的位置被其他人占着,所以一桌人都只能站在一旁。她便走过来对那些人说:“坐到自己的位置上,你们坐在这里,别人坐在哪里?”那些学生后来就直接赌气,把饭倒了就没吃,她见这一幕:“唉,一个晚自习,都得饿着了。”每当我去打汤的时候,说声谢谢,她也会温和地说句:“不用谢”,依旧微扬嘴角。

记忆如同电影般不断回放,眼睛氤氲着水雾,对于外面的事物,有些朦胧。忽然有一个瞬间,我觉得这个阿姨似曾相识,她的勤劳朴实,她的任劳任怨,她的细致贴心。是啊,蓦然记起,这不正像我的妈妈?抬起头,芜湖食堂承包阿姨还在里面洗碗,依旧清晰可见她原本细嫩的手在水中略显粗糙与红肿。